<div id="x084l"></div>

<bdo id="x084l"></bdo>

<bdo id="x084l"></bdo>

<bdo id="x084l"><xmp id="x084l"><bdo id="x084l"></bdo>

<menuitem id="x084l"><progress id="x084l"></progress></menuitem>

<nobr id="x084l"><progress id="x084l"><nobr id="x084l"></nobr></progress></nobr><bdo id="x084l"><progress id="x084l"></progress></bdo>

互聯網金融是最具有中國特色的互聯網革命 2015-05-06

2015年4月29日,2015全球移動互聯網大會分論壇——全球移動金融峰會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行,大會主題聚焦“繁榮與理性”,分別從支付、市場、視界、移動與金融新融合四個方面探討移動互聯網金融的發展。本界峰會吸引騰訊、京東、百度、支付寶等科技巨頭參會,必將碰撞出激烈的思想火花。中國電子銀行網作為合作媒體全程直播本次次峰會,以下是本網發回的現場報道。

下午的“金融領袖對話: 金融看移動”的圓桌對話環節中,主持人金融時報的策劃編輯戈揚先生,諾亞財富員工寶CEO黃俊鵬先生,IBM中國研究院互聯網金融首席科學家曹鋒先生、中國產業基金執行總經理樊揚先生等就互聯網金融創新、互聯網金融鳳控、國外互聯網金融發展經驗以及H5技術等進行了探討。以下是中國電子銀行網為您整理的嘉賓觀點集錦。

黑桃資本管理合伙人潘溶融:互聯網金融是最具有中國特色的互聯網革命

金融的本質是服務實體經濟?;ヂ摼W金融的主線是用互聯網技術去優化現有領域的金融資源配置和風險管理水平,互聯網金融在價值創造中和傳統金融相比有更多的獨特優勢,它不光是一門技術,而更多的它帶來更多實現的可能。

互聯網金融是最具有中國特色的互聯網革命。

黃俊鵬:互聯網金融時代 財富管理人人平等

現在的金融機構不愿意給小微企業貸款一樣,其實是由于過往傳統的風控能力以及系統性的效率,它的投入產出比不夠,所以就會去服務這些更加大體量的機構或者個人。

財富管理人人平等,不管你錢多錢少,都需要去理財,其實是一種人權性的東西。

有了互聯網以后會讓整個資源配置的效率得到提升,自然就能夠用一個更加低成本的方式把這種非常好的價值帶給更廣大的人群。

互聯網因為它的一個行業特性,比較容易改變,比較容易去做一些突破性的嘗試。

傳統金融機構進來以后,實際上會讓整個產業的深度變得更深的,會給客戶帶來更強的信任感。

樊揚:小微金融和消費金融中國有巨大的成長空間

中國的消費金融的需求遠遠沒有被傳統金融機構滿足的,真正的消費貸款沒有被發掘出來。金融機構現在處在比較大的變革的時代,無論是證券公司、銀行、保險公司,實際上都是面臨著很大的變化。

互聯網對金融機構的沖擊,可能主要有兩個方面,第一個方面,傳統機構現在可以做,但是還不太愿意去做的領域,第二種,利用傳統金融機構沒有辦法覆蓋的市場。

曹鋒:大數據風控是互聯網金融發展趨勢

互聯網金融的核心之一是風險控制。

中國現在缺乏一個全國范圍內的征信體系。

基于大數據的風險控制一定是代表未來的一個趨勢。不光是在互聯網金融,就是傳統的金融里面,風險控制也是一個兵家必爭之地。

APP現在很重要,未來不見得是一個必須有的東西。

預測未來5年之后可能移動端不僅僅限于手機,可能身邊所有的東西都變得越來越智能化,前提是我們有越來越多的智能芯片設計出來,所以那個時候你會發現,所有的事情都是基于場景的,而不是基于手機這樣一個惟一的入口。

圓桌對話實錄:

主持人潘溶融:我們進入一個圓桌討論的環節,我們旨在邀請理財機構、研究院、產業基金、專業媒體共同探討移動對傳統金融體系的影響和碰撞。首先請出圓桌對話的主持人,金融時報的策劃編輯戈揚先生,同時有請三位嘉賓,諾亞財富員工寶CEO黃俊鵬先生,IBM中國研究院互聯網金融首席科學家曹鋒先生、中國產業基金執行總經理樊揚先生。

主持人戈揚:首先開始對話之前我想利用幾分鐘時間和大家互動做一個小的調研。我想問大家三個問題,如果大家覺得答案“是”的話請舉手示意我一下。

首先我想問一下,在座的各位朋友、各位觀眾,有多少人是已經把錢從銀行取出來存到了余額寶或者已經購買了P2P產品的?并不是全部的,可能是一部分,大家能不能舉手示意我一下。

第二個問題,有多少朋友是通過滴滴打車或者是打車軟件到現場的?

曹總,因為您在北京,可能用滴滴打車比較方便。

最后一個問題,大家有沒有通過微信轉過賬或者搶過紅包、發過紅包呢?

我覺得基本上人人都做過。

的確是這樣,現在的互聯網各大機構都在爭搶,不論是從支付寶,還是從P2P,還是從余額寶這些東西來說,大家都在爭搶的是移動互聯網的入口之爭。盡管我們并不知道未來誰會最后勝出,但是我們惟一肯定的是移動金融正在徹底改變我們的生活,也已經在徹底的改變這個行業。首先我想從黃總開始。

黃總,我們知道諾亞財富,員工寶其實是諾亞財富旗下的移動金融產品,而諾亞財富是知名的財富管理公司,按照管理來說,諾亞財富一般來說量級都非常大,個人用戶的資產您能透露一下是多少嗎?

黃俊鵬:我們客戶平均投資金額是接近1千萬人民幣。

主持人戈揚:對于這樣大體量的財富管理來說,為什么你們要下探到所謂的屌絲級別來做員工寶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呢?

黃俊鵬:其實是這樣子的,我們去看銀行,一般會有比如說大廳、貴賓、私人銀行家族傳承,這就像現在的金融機構不愿意給小微企業貸款一樣,其實是由于過往傳統的風控能力以及系統性的效率,它的投入產出比不夠,所以就會去服務這些更加大體量的機構或者個人。

對于諾亞財富來講,因為更多是面向個人的財富管理,在過往沒有這種技術帶來更高效率的時候,也一樣會選擇去服務有錢人。但是對于我們來講的話,我們認為,財富管理人人平等,不管你錢多錢少,都需要去理財,其實是一種人權性的東西。我們當然希望能夠把財富管理的價值給到用戶的價值可以帶給更廣大的人群。

不管是移動互聯網也好,還是互聯網金融也好,還是互聯網也好,其實都帶來了一種可能性,有了互聯網以后會讓整個資源配置的效率得到提升,自然就能夠用一個更加低成本的方式把這種非常好的價值帶給更廣大的人群。我們現在就是說從過往的高凈值人群的服務,延展到更廣大的白領人群。就像企業,會有大企業,會有小微企業,其實對于每個個人來講,我們每個個人在人生的整個歷程當中也有自己的小微階段。比如說年輕人剛剛畢業開始工作,20幾歲,大概到35歲左右,這一段時間他需要買車、買房,需要他的財富可以得到快速增長。其實是他人生中最需要通過金融去幫他一把的那個階段,所以我們覺得這個事情是很有意義的。

主持人戈揚:的確是,我們現在,尤其是80后、90后對于金融消費的需求非常旺盛,我想接下來我們可能還會談到這一點。

接下來是樊揚總,我們知道中信產業基金非常資深也非常著名,但也非常神秘的PE基金,因為之前我看過它以往都是投一些大型企業為主,跟大家透露一下,滴滴打車其實也跟中信產業基金有一些關系,中信產業基金以6千萬價格領投了滴滴打車,在推波助瀾這個產業的同時,我想了解一下中信產業基金在互聯網布局有哪些做法?

樊揚:實際我是來自傳統基金的代表,中信產業基金在傳統金融行業我們做了很多投資,在城市商業銀行,我們投了大連銀行、成都銀行和專門做小微貸款的浙江民泰銀行,保險行業我們也投過新華人壽,租賃行業我們也投了。我們還是非??春脟鴥认M金融和互聯網金融的消費前景,所以2014年的時候我們投資了一個中騰信,主要是面向消費這個群體,剛才臺上的朋友黃總也提到了,諾亞這邊也是非常重視小微金融領域的,我們經過調研也是覺得小微金融和消費金融實際在中國有巨大的成長空間。我們投中騰信(音)一個目的,就是說要滿足這樣一個客戶的需求,實際上中國的消費金融的需求遠遠沒有被傳統金融機構滿足的,舉個例子來說,信用卡是金融最典型的金融工具,中國的消費金融主要還是做房貸,可能我們投資的這些銀行在消費領域,或者面對個人貸款的領域90%幾的配置都配置在按揭貸款這個方面,真正的消費貸款沒有被發掘出來。我們也是基于這樣一個對市場的判斷,投資了中騰信,基于對互聯網金融在中國前景非??春猛顿Y了騰牛網,中騰信去年12月8日我們上線了騰牛網,這是面向屌絲人群的一個互聯網理財的平臺。

主持人戈揚:謝謝樊總,我們又多了一種投資渠道。剛才聽完了諾亞和中騰信產業基金兩位嘉賓的分享之后,我就想問一個問題給曹總,我現在發現互聯網金融越來越多的資金涌入、越來越多的機構涌入,但是趨勢有一些變化,去年之前我想大家討個問題的都是互聯網機構,BAT非常熱,現在感覺經過了BAT的跑馬圈地之后,傳統金融開始來收復失地了。我之前采訪過一個傳統銀行的相關負責人。他是這么說的,他說互聯網金融那些東西非常簡單,尤其是大數據這一塊,銀行的數據非常好,我們分分鐘就能超過他,我們有非常好的優勢,您認同這句話嗎?您怎么看現在的傳統金融機構進軍互聯網金融產業?

曹鋒:因為我本身是做互聯網金融和大數據分析兩個方向,實際上更多的我覺得會從大數據分析反過來看互聯網金融的一個特點。實際上我覺得你剛才說的這個問題是一半一半,有一半我是非常認同的,你會發現,現在大機構原有的這種金融體系所掌握的金融數據的確是最大的、最多的,就算所有的數據加起來,純金融體系的數據絕對不會有傳統的銀行、傳統的基金公司、理財公司他們所擁有得多。但是另外一個,正是由于互聯網金融發展的特點,就是說大家現在越來越多的關注怎么樣利用一些非金融的屬性和數據來對互聯網金融進行一些分析。其實我們講互聯網金融中間一個核心就是說,風險控制,剛才兩位嘉賓也談到,風險控制很重要。

怎么樣利用一些傳統的已有的金融屬性的數據來做分析呢,我相信傳統銀行一定是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另外一個,你也不能說互聯網企業就沒有優勢,因為互聯網企業擁有很多傳統企業、傳統銀行沒有的數據,比如像阿里巴巴的電商數據、比如騰訊的社交數據,包括IBM其實去年我們在非洲做過一個項目,實際上用的很多的屬性就是一些非金融屬性的一些數據來進行的風險控制和評估。所以我覺得,兩邊都是各有各的道理。

主持人戈揚:能不能簡單給我們舉一兩個例子,用非金融屬性的數據來進行風險控制?

曹鋒:這個聽上去比較奇妙一點,實際上發現,比如在我們傳統的信用評價中間,通常用到的大概就是20位、30位左右的比較強相關的,比如說你個人的薪水狀況,你是否擁有住房等等,當然我確指的是消費金融這一塊,尤其是信用卡審核這一塊。實際上到了移動互聯網的這種形態,很多的這種在線的貸款,其實是在線非常小額,甚至就是不是說1千塊、1萬塊這種量級,可能10塊、20塊的量級。所以你會發現利用原來的,就是說你是否有房子這種事情來對他進行評估,本來就顯得不太合適,反而可能是比如像說你利用手機的客戶端來支付你家里的水、電、煤這種信號,如果你是有的話你的信用度可能就會相對來說比較高,因為這樣的話他違約的成本和違約的風險就會比較高。

主持人戈揚:我想問一下黃總和樊總兩位,作為從金融機構進軍互聯網金融行業,兩位覺得有自身的優勢嗎?在哪些地方?

黃俊鵬:我覺得像剛才主持人也提到,現在傳統的金融機構會進入到互聯網金融,我覺得這里有一個,就是說我們總是會比較喜歡去把這個概念進行區分。在互聯網行業、金融行業,但其實互聯網本身是一個技術,是一個大家都可以用的技術。今年跟去年的對比,有點類似像2003年左右的電商。大家回想一下,2003年—2005年可能會有很多人會在網上買東西,你買的東西可能是幾十塊錢的鞋、買件T恤或者買本書,但是今天你看你在網絡上面的消費,可以占到你生活消費的比重其實大大提升了。比如我自己有幾臺電腦,1萬多的、2萬多的全都是在網上的。這中間的變化是怎么來的?其實是最開始的時候,互聯網因為它的一個行業特性,比較容易改變,比較容易去做一些突破性的嘗試。所以出來的時候會給人一種新鮮事物,慢慢這種互聯網會從這種新鮮的發燒的中間去向主流進行滲透。

我們去類比,比如說像一些大的品牌商,傳統的就是被顛覆者,比如京東、唯品會,海爾、優衣庫等等,會帶來專業和信任。舉個例子,比如我們P2P去年人均的IP值大概是1萬塊,但是像我們平臺人均的IP值可以到20萬,這里面我認為,在今年或者到明年、后年,傳統金融機構進來以后,實際上會讓整個產業的深度變得更深的,會給客戶帶來更強的信任感。

主持人戈揚:我想問一下諾亞員工寶有什么特點呢,既然出身是源自于諾亞,有什么樣的先天優勢使它和其他的互聯網金融機構相比有一些不一樣的地方?

黃俊鵬:首先,品牌本身會帶來信任感,包括長時間的實力積累,我相信在各家金融機構其實都是具備的。比如說像諾亞,從2003年開始去創業的時候,到現在已經有將近12年的財富管理經驗,雖然是面向高凈值,但這幫人是整個中國社會改革開放以后第一批富起來的人,他們是最有財富態度的一幫人。我們服務這幫人12年以后,我相信是比一般的,哪怕是金融機構都更加懂得怎么去圍繞客戶的需求來去幫他打理財富的,這個用戶用的過程中是感受得到的。

主持人戈揚:能不能幫我們舉個例子,員工寶有什么樣的基于這種非常屌絲級的客戶,怎么樣迎合他的需求呢?比如我就是1千塊錢,你怎么滿足我呢?

黃俊鵬:比如錢越少,你對流動性的要求越高,你希望我的錢隨時可以取出來,假如我的工資每個月3千塊,有幾百塊可以投資一下,可以投寶寶類產品,可能流動性好一點,這個時候如果想讓客戶獲得更高的收益,怎么能夠在流動性上取得一個平衡,這個就是非常需要。

主持人戈揚:如果我對員工寶上的產品不太滿意,能不能提供給諾亞財富那些專職的理財師給我建議呢?

黃俊鵬:是的,我們現在是把我們的理財師全部搬上網的,哪怕你是只有1千塊的人,背后也有一個服務你的理財師。

主持人戈揚:這樣成本是不是太高了呢?這種重人力的理財方式。

黃俊鵬:不一定,整個行業有演進的過程,比如像今天談到的P2P或者眾籌,P2P如果說沒有一些O2O的方式,你說找這種擔保公司,擔保公司可能擔保了很多,平臺自己就更加沒有辦法去擔保,也沒有符合巴塞爾協議這樣的銀行監管條件,憑什么擔保呢,O2O其實也是一個進化的過程。類似我們剛才說的理財師,他陪你去吃飯,跟你慢慢坐下來聊兩小時,當然不現實,當然是有一些服務的,比如OLINE的。

主持人戈揚:也可以享受高端的服務。樊總。

樊揚:我覺得金融機構確實現在處在比較大的變革的時代,無論是證券公司、銀行、保險公司,實際上都是面臨著很大的變化,未來的市場的格局跟現在肯定會有相當大的不一樣。但是我感覺實際上這個沖擊不僅僅是來自于互聯網或者是移動互聯網這方面的沖擊,更大的是來自于整個金融體制改革,比如說是利率市場化,這個沖擊,可能會更大,或者是我們國家推進直接融資的比重。這兩種因素對金融機構的沖擊可能遠遠大過互聯網金融對金融機構的沖擊,但這并不以為著互聯網金融對金融機構就沒有沖擊,傳統的金融機構如果要是能夠很好的利用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技術,可能會更好的搶占一個很有利的競爭地位。

我覺得互聯網對金融機構的沖擊,可能主要有兩個方面,第一個方面,就是傳統機構現在可以做,但是還不太愿意去做的領域,第二種,利用傳統金融機構的手段來講是沒有辦法覆蓋的市場,比如說螞蟻金服創造的小額貸款,利用支付寶和淘寶上的數據去做這種風險評判,我覺得這個東西傳統金融是沒有辦法覆蓋的,就是這樣才能在互聯網或者是移動端產生一個創新。

我前幾天看到一個案例,是英國的一個保險公司,這個保險公司面對的群體是17歲—25歲,做的是車險業務。如果大家在國外有駕車經驗的話,如果你買保費填年齡,25歲以上和25歲以下的保費是有差別的,25歲以下的年輕人保費要高很多,因為保險公司認為他們風險高。這個公司他們做的是一個什么事情呢?他們是結合了游戲化和社交化這樣一個屬性,針對17歲—25歲的人群推出的一款產品,這個產品是通過一個APP,還有一個黑盒子,放在你的車上,這個黑盒子可以記錄下來駕車人所行駛的路線,怎么樣去啟動、怎么樣去拐彎、怎么樣去剎車,根據你行駛的這種行為來判定你的風險到底有多高。剛才曹總也講了,金融企業風險防范是非常難的一個事情,這家公司就是利用高科技的方式來做風險防范的措施。

而且它針對于17歲—25歲這一代的人是什么樣的特征呢?是游戲的一代,是社交的一代,而且這些人剛剛走向社會,沒有錢,他們對價格非常敏感。所以這個公司設計出來的產品,如果你的價值習慣改變了,我就給你的保費做一個很大的折扣,20%—30%。在英國的保費還是很貴的,一輛車一年可能要幾千英鎊的保費,一個二手車也就是幾千英鎊。這對于年輕人來講很有吸引力。第一,他開車的時候就有一種打游戲的感覺,每一個拐彎、每一腳剎車、每一個油門都記錄下來了,保險公司會根據我的開車習慣進行打分,而這家保險公司他的理念,實際上95%的事故都是因為一個不好的駕駛態度造成的,而年輕人17歲—25歲之間的這部分人,他的駕駛態度和駕駛習慣是可以改變的,我只要給你一個很好的激勵就可以改變了。

另外,從營銷方面,根據17歲—25歲90后他們是游戲的一代這樣的屬性,就可以讓一個小圈子的人來PK,就跟集體打游戲一樣,所以目前這款產品在英國所目標的人群里面17—25歲的人群,可能70%左右的人群都下載了這個軟件,平均每個駕車人在一年之內能夠得到30%左右的保險折扣,也是一個很大的利益。

我覺得這個幾乎是一個移動互聯網和金融相結合得非常完美的例子,利用了移動互聯網、大數據這樣一個屬性,風險標準化,又針對于特定的人群做出來了一個社交化、游戲化的產品。作為投資人來講,像我們如果看到這樣一個投資案例會是非常興奮的,我們傳統金融機構做的比較習慣了,所以對風險看的還是比較重,但是如果要是有這樣一個興趣點在那邊,會非常吸引我們的。

主持人戈揚:大家聽到了,我們有新的創業方向了,如果有這樣的創業項目可以來找樊總。剛才聽完了一個非常生動的將大數據轉變為直接變現的案例之后,我想問一下曹總,我們聽過很多這樣的案例,但是在中國您覺得做的怎么樣,尤其是互聯網金融領域,我看到互聯網金融,尤其是P2P,包括各種余額寶,各種寶寶類的產品,他們大多非常一致,我都區分不出來這個產品有什么區別,您覺得未來對于這些產品設計有什么樣的建議,尤其是從大數據的方面?

曹鋒:我覺得這個現狀其實是由于中國本身的現狀所造成的,我們把中國跟國外的情況做一個對比,最明顯的一個差別就是在于說,中國現在還缺乏一個全國范圍內的征信體系,很完整的,沒有。但是在國外的話,我們每一個人基本上都會有一個你的信用分數,圍繞著這樣一個具體的本質上的點所造成的,像你剛才的這種觀察,好像各個都差不多,原因其實很簡單,是因為大家現在主要的目標不是說我要怎么樣去控制風險,更主要的目標是,我怎么樣把這個市場做大,這是大家的第一要務。

實際上從IBM角度來說,我們進入到這個領域進入的也很早,大概從前年開始,前年下半年我們就開始關注到這樣一個現象,但是當時互聯網金融還不是特別熱的一個詞,我們當時就已經看到,從技術角度來說,基于大數據的風險控制一定是代表未來的一個趨勢。所幸的是,從去年年中我參加這樣的金融峰會,我就很欣喜的發現突然大家開始講風控了,尤其是上回我記得6月份在一個峰會上去講,有一個單獨的討論,就是說我怎么來用風險控制,尤其是結合大數據的手段來對它進行這方面的設計。

今年開始就更加明顯了,幾個國內比較知名的P2P的網站,都先后推出來說他們號稱有他們大數據風控的手段和平臺,所以這塊一定會成為未來整個互聯網金融所需要激烈競爭的一個地方。實際上,不光是在互聯網金融,就是傳統的金融里面,風險控制也是一個兵家必爭之地,很簡單,比如像說一個好的客戶或者一個壞的客戶,這種是相對來說比較容易鑒別出來的,但是比較難的是在于什么呢?我們稱為灰色地帶的地方,有一部分你很難直接區分它是好還是壞,如果我們原來金融機構沒有這么強的意愿做這個事情,就把灰色地帶歸入不是特別好的地方。但是由于互聯網金融的存在、由于大數據的存在,我們可以把灰色的地帶做一個很好的區分的,你可以有一個很好的概率說他借了錢會還的,也有好的概率說他不太能還這個錢,這個是利用技術的手段來解決互聯網金融核心的問題和手段。

剛才說的移動互聯網里面怎么利用玩游戲來給你進行風險控制,除了風險控制以外,另外還有一個有趣的事情就是定價,原來的定價實際上相對來說比較固定,基本上按照你基本的形式來定。我最近也是看了很有趣的一個小故事:Uber在澳洲發生了一個爆炸案,在爆炸案的那一瞬間,你想要打一輛車逃離現場,你會發現Uber給出的價格是非常高的,是普通價格的4倍。接著他這個定價緊接著媒體上就曝光,在這么緊急的時候你們Uber的定價一下子比平常高出了4倍。

主持人戈揚:算國難財是嗎?

曹鋒:對,你讓富人逃開,Uber趕緊進行了道歉。最后他意味深長的講了一句話,他說實際上正是由于這個訂單的價格高了,才會吸引到周邊越來越多的出租車進入到這個市場,載更多的客人出去。其實他潛臺詞是說,由于我提高了這個價格,實際上讓出租車進入到現場的動力會更高,為什么?因為這邊發生了危險,出租車的司機也是人他也要考慮他的風險的問題。所以我覺得這是很有趣的一個例子,就是說在一個很極端的情況下,你會發現基于數據的定價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主持人戈揚:又是一個經濟和道德之間悖論的爭論。剛才我們探討了一下關于互聯網創新,包括大數據的運用,但是我作為一個普通消費者,我還是有一個擔憂,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跟我一樣的擔憂,就是這個手機現在都不敢離開手了,上面有我太多的秘密,比如說有我的手機銀行,有我的支付寶信息,有我的打車的賬號等等,尤其是剛才聽到騰訊的馬斌馬總說,說黑客可以在瞬間把特斯拉的系統給黑掉,有沒有可能瞬間把我的這個系統給黑了呢,當然我錢也不多,我主要擔心的是,尤其是當更多的傳統金融機構進入到這個行業的時候的安全,尤其是APP手機上的安全誰來保證這個,我想請兩位專家能不能給我們解答一下?

樊揚:信息安全這個是在任何一個金融機構非常重視的部門,如果我們在看自己投資的這些傳統金融機構的話,每年很大的一部分預算都是在提高自己的系統的安全性上。新興的互聯網公司,我覺得實際上面臨的這些數據安全的隱患,有可能會更高,因為它的目標都是在互聯網上,而且沒有前面的一些積累,所以說實際上我覺得互聯網金融這個領域說是創業門檻也好,還是說護城河也好,實際上是越來越高了。我們在消費金融這個領域,除了信息安全這方面,你可能先期要投入一大筆錢之外,整個信貸流程系統的建立,可能后臺就要幾百號人,兩三百號人,這時候還沒有收入,這時候如果要是沒有大的資金支持的話,可能現在確實是比較難,信息安全絕對是金融機構關注的一個最重要的生命線之一。

主持人戈揚:您擔心你的手機信息安全嗎?

樊揚:信息安全,作為一個用戶來講,比如說我手機上實際上有很多的支付APP,各個銀行的APP我幾乎都下過,主要是作為一個消費者去體驗一下。實際上你可以明顯地發現,從傳統金融機構和互聯網這些P2P公司他們所看中的東西是不一樣的,傳統的金融機構他更注重安全性,如果要是萬一損失的話不會損失太高,損失個2萬、3萬,他的限額是限制非常低的,而且整個操作起來非常麻煩。但是這些互聯網公司他所注重的是用戶體驗,對安全性,我并不是說用戶體驗做的到位了,然后他的信息安全就完全被忽略了,不是這個意思,只不過就是,這些P2P公司他們所關注的領域跟傳統機構的他的思維方式還是不一樣的,但是不是說體驗好了之后就一定以犧牲安全為代價,我覺得這里邊一定會受到影響。

主持人戈揚:接下來把問題留給黃總,在信息安全和用戶體驗之間您會選擇哪個?

黃俊鵬:信息安全肯定是非常重要的底線了。

主持人戈揚:但這樣會導致比如說用戶要登錄非常多的密碼,然后要流程特別復雜,我就不用你的了。

黃俊鵬:我覺得還是有很多可以創新去解決的,比如說像蘋果它的指紋登錄,比如說我們看到支付寶也開始在用了,這些也是既具備安全,同時又是體驗上也會很方便,我覺得還是我們有沒有能力去找到這種既兼顧安全、體驗又好的解決辦法,我相信還是有的。包括像剛才馬總所分享的,騰訊也有這么強大的安全服務,我覺得我們也可以去試一試。

主持人戈揚:不怕數據都被他們拿走了嗎,他們財富通很厲害的?

黃俊鵬:我們肯定不會在這么基礎的問題上犯錯誤的。

主持人戈揚:想問一下曹總,目前來說APP非常多了,我看到好像是說P2P的網站每天都有幾百在成立,對于這樣的公司來說的話,大舉的進入,但是他們的風控,尤其是APP這一塊您有什么建議嗎?關于信息安全的領域,因為好像是成本非常高如果自己研發的話。

曹鋒:我覺得這個是一個漸變的過程,這個當然是代表我個人的觀點,如果影射回去,就是我們看到PC時代,就是個人電腦時代,你會發現那個時候從最開頭,由于網絡的限制,由于種種的原因,大家都會是做一些所謂的胖客戶端的這種東西,就是他會讓你戶區別裝一個程序裝在你的電腦上面,你要下載、要安全,這個過程跟APP一樣的,我需要從App Store上或者安卓上下載下來,安裝在本地,未來的過程一定不會這樣,如果給建議的話,APP現在很重要,未來不見得是一個必須有的東西,可能會像我們電腦上面發展的過程一樣,大家可能是有單一的一個入口,而不再是說我要下載一大堆的APP,我要安裝,我要管理。另外,從短期來看,我覺得APP的這種維護的成本的確非常高,尤其是安卓的這個系統,你需要開發不同版本的,一種適應不同的窗口的設計。

主持人戈揚:我想問一下在座咱們有沒有朋友有問題想跟咱們三位嘉賓有交流的?可以舉手示意,盡管已經超時,但是我還是想留一兩個問題給大家。

聽眾:請教曹總,您能不能給我們展望一下,剛才你也說了一點,未來的手機界面是什么狀況?如果沒有那么多APP的話,無論是入口還是安全,能不能按您理解的或者您預測的,比如5年以后,什么狀況?

曹鋒:實際上我覺得APP在短期之內是不太會消亡的,比如像現在有一個講法挺有意思,就是原來你看這個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呢,你就看他在書架上擺什么樣的書,現在有一種新的講法就是說,你要看他這個人是什么樣的人,你看他手機里面裝了什么APP就知道了。所以APP短期存在的可能性,我覺得是一直會存在的。但是從長期來看,它可能會慢慢的消亡,消亡在什么地方呢?一方面就是說,我們現在認為是手機移動端唯一的入口,但是IBM前幾天剛剛發布一個報告,預測未來5年之后可能移動端不僅僅限于手機,可能身邊所有的東西都變得越來越智能化,前提是我們有越來越多的智能芯片設計出來,所以那個時候你會發現,所有的事情都是基于場景的,而不是基于手機這樣一個惟一的入口。

聽眾:我想在這里問三位專家,我們國內與國際之間的匯款,比如說我真的是有一筆資金需要匯到美國,但是這筆資金是100萬,目前傳統的金融是不是能在一天之內或者半天之內能實現這樣一個資金的流動呢?

樊揚:如果從金融機構角度來講,你這個錢現在也是美元,如果你要用人民幣去匯的話,你要先轉成外幣話嘛,這樣每天會有一個限制,一個人一年可能有5萬美元的額度,但是如果你已經有了100萬美元,這個錢你怎么樣去匯款,這是很自由的,應該沒有什么限制。我覺得現在各個銀行,無論是國內的銀行,還有國外的銀行,都有一個反腐敗和反洗錢的這么一個制度,如果你的錢不是腐敗來的錢、不是洗錢來的錢你就放心吧。

聽眾:我還想在這個黃金時間問一個比較關鍵的問題,比如我現在自己研究出來一個新的技術,也就是說不需要通過傳統銀行,我這個錢就可以從網絡上流到我在美國的銀行卡賬號,這個在中國的政策上是怎么看待的呢?

主持人戈揚:是沒有任何監管的情況下嗎,您能說的再具體一些嗎?

聽眾:比如我現在有100萬不通過銀行在網上流到美國那邊,這屬于違法還是不違法呢?

曹鋒:我覺得這個問題可能我們在座的三位回答都不合適,應該是銀監會的官員回答比較合適一些。

主持人戈揚:但是這也代表了一種趨勢,因為中國經濟越來越發達,我們有境外消費投資需求的人也越來越多,所以咱們三位也可以看看未來是不是真的有這樣凈值的客戶是有這種需求的,咱們需要迎合一下,互聯網金融嘛。

聽眾:同時我這個技術已經快實現了,所以說我比較期待。

主持人戈揚:我建議您可以私底下跟曹鋒曹博士溝通一下,因為他是互聯網金融行業的專家,你們私底下可以溝通。

聽眾:剛才我聽嘉賓有提到一個詞,叫“場景”,我想問一下,怎么理解這個場景,因為2015年的話很多人都提到了“場景”這個詞,我想問一下怎么理解場景?

黃俊鵬:我覺得這個場景也蠻好理解的,跟你的生活日常發生的事情是直接相關的,比如你生活中會打車,打車就加快一個場景,你會聽歌,聽歌叫做一個場景,場景它是有一個,在特定的環境下在干著一件特定的事情,我覺得可以這樣子去理解場景,就像我們說金融必定會跟商業結合在一樣,有商業的場景下面,它總是比較容易去演化出金融需求的,我覺得場景其實可以把它通俗一點來理解就是生活中你本來在干著的那些事情。

曹鋒:我想延續一下黃總剛才的講法,在我看來場景很簡單,或者這樣講,為什么突然場景這個詞變得很熱門,實際上最根本的是在于需求,就是我為什么講場景,是因為我想要滿足,第一,在這個場景下你有需求,第二,在這個場景下能夠通過某個手段解決你這個需求,解決了這個需求就會產生價值。

樊揚:我很同意銼總的看法,把這個場景和金融結合起來的話,舉個例子,比如上周日跟同學一起去打球,兜里沒帶零錢,現場就得結算,這就是場景,又是有金融需求,沒有錢嘛,就用微信支付,很容易就結算了,如果要是比如說看這種國外的場景可能更多了,比如你去旅游也好,去吃飯也好,去干什么也好,就是你要有一個消費的需求,如果要是你有一個信貸的需求,可能不同的公司馬上就能解決你不同場景對于不同金融需求的一個滿足。

聽眾:最近好像最火的除了場景這個詞還有就是H5的一種展現形式,因為在移動互聯網金融這塊我們看到H5的展現會比較少,我想問一下,未來3—5年或者說一年之內移動互聯網在H5這塊的需求大嗎?在H5有哪些方面的需求?

黃俊鵬:這個問題非常簡單,我也不是做技術的,我就簡單回答一下。我自己理解。H5是一個技術標準,它的好處還是比較明顯的,我自己直接感受到的好處就是,它可能會比原生的這些APP的代價以及維護的成本會低很多,比如說不需要去重復申請去等待,另外,在現在很多去中心化的社會化媒體下面,它是非常有利于傳播的,我覺得這個優勢還是比較明顯的。

曹鋒:實際上H5我覺得是代表了一個趨勢,其實我剛才也講了,從個人角度來說,我覺得APP現在只是一個過渡的形態,所以隨著H5的盛行以后APP可能會越來越少。

主持人戈揚:都是未來的趨勢。非常感謝三位的時間,也感謝大家。我記得有這么一句話就是說,過去10年美國對于全世界的貢獻最大是什么,很多人都說應該是蘋果手機,因為它徹底改變了我們的生活,讓我們的生活移動起來,那么我想未來的10年中國可以給世界貢獻什么呢?非常有可能就是我們的移動互聯網,尤其是在移動互聯網的金融領域的創新,因為所有的人每天都要跟經濟打交道,我想未來可能明年我們再來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關注的點可能又是全新的視角。

謝謝大家的時間,如果大家感興趣的話可以在底下跟我們幾位嘉賓再有些交流。謝謝大家!

主持人潘溶融:剛才世界板塊的內容非常精彩,給了我們移動金融開拓了我們的視野,我們在此做一個小小的總結。

互聯網金融的本質是什么呢?大家認為,或者我這么說,金融的本質是什么呢?金融的本質是服務實體經濟。正如李克強總理在報告中提到的,讓金融成為一池活水,更好的澆灌小微企業、三農等實體經濟之樹,這既是互聯網金融的使命,也是其發展的歸宿。互聯網金融的主線是用互聯網技術去優化現有領域的金融資源配置和風險管理水平,互聯網金融在價值創造中和傳統金融相比有更多的獨特優勢,它不光是一門技術,而更多的它帶來更多實現的可能。比如說實時性、可服務海量大眾、去中介化等,這些對于金融行業都是革命性的。這是一個互聯網金融的時代,政策上,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普惠金融,技術上,大數據、云計算、移動互聯網、搜索引擎技術,提供了更多的技術解決方案。從需求上,中小企業融資貸款需求旺盛,而且是中國的GDP、就業、稅收的主力軍。同時,中國居民的財富收入增長,2013年底中國個人可投資的資產金額已經達到92億元,與此同時,中國的手機網民已經達到5.2億。

到2014年年底,中國的互聯網金融規模已經突破了10萬億。以余額寶為代表的寶寶們是互聯網時代具有中國特色的產物,2014年,馬云見到88歲的格林斯潘這位曾經的經濟沙皇,聽了余額寶之后感嘆說,自己學了很多,竟然還有這個玩法。因為在美國的利率市場自由化的環境下,不太需要余額寶這樣的過渡產品,可見,互聯網金融是最具有中國特色的互聯網革命。(王橙子 整理)


? 2014 DCWAY.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 By Ruiei
天堂mv手机在线mv观看
<div id="x084l"></div>

<bdo id="x084l"></bdo>

<bdo id="x084l"></bdo>

<bdo id="x084l"><xmp id="x084l"><bdo id="x084l"></bdo>

<menuitem id="x084l"><progress id="x084l"></progress></menuitem>

<nobr id="x084l"><progress id="x084l"><nobr id="x084l"></nobr></progress></nobr><bdo id="x084l"><progress id="x084l"></progress></bdo>